二十七加一

不定期死亡爱好者。叫我二十八就好。

时间的几率 Ⅰ

*cp依然是雷卡
*贵族雷×时间管理者卡(随便看书时的灵感,好像挺带劲?)
*大概就是雷狮误入时间里,而卡米尔又不忍(lan)心(de)赶他走吧……
*ooc注意




雷狮依旧觉得眼前的一切难以置信。他一睁开眼睛,便有一个比他要大的少年站在他前面的书柜旁,手里拿着一盏油灯照着书柜……雷狮感觉视角有点怪,准确来说是倒着的,再准确一点是他是躺在地上昂着头看的。
“你还要继续躺着吗?”
少年走向他在他面前蹲下来,开口问道
“怎么啦!地上凉快!”
雷狮反应过来自己是睡在地上后,碍于面子并没有马上起来,反倒和他顶起嘴来。
“你从哪来?”
少年听见他这样的回答,也没有太生气,淡淡的问了一句并从他身边绕过去,举起油灯接着找书。
油灯并不能照亮大部分的区域,随着他的远去,雷狮所能看见的区域也越来越少,他终于还是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
想回答他的问题,张了张口,刚准备好的答案却无法出口,雷狮有点奇怪,明明就是最简单的问题,只需要报出自家的门牌号或是讲家在某王国,某贵族区,某条街就好了的问题,他却哑言了,很显然,他忘了。
少年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没事”
他从书柜上拿下来一本书,放到桌子上,摊开。又把油灯放上面照着。
“我找到了”
雷狮觉得惊讶,我自己都想不起来的地址,你一个看上去比我还文弱的鶸能找到?他走了过去,想看看他有什么把戏
少年翻动着书页,响起的沙沙声仔细听起来还挺悦耳的,但,雷狮并没有这样的雅兴。
“喂,你在看什么啊?啧,就没有更亮一点的灯吗!”
雷狮看了看四周,因为太黑而没有看清任何东西。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少年又是看了他一眼,打了一个响指。墙上的火把一个接一个燃起,瞬间就把这个房间照亮。雷狮用极短的时间去适应这瞬间的光亮。他看清了,这是一个极大的图书馆。分上下两层的那种。
他又看向少年正在翻动的书,是书吗?雷狮想。实在不像,如果是普通的书,那请你告诉雷狮哪门子普通的书上面还有图画,会动的那种,可以用手旋转操控视角的那种。
“喂,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雷狮”
雷狮问到
“……你帮我取吧”
雷狮第一次见到有人对自己的名字这么冷淡,但也没拒绝。
“卡米尔?”
“能换一个吗?”
少年依然在看书,时不时更换一下视角,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雷鸣?就叫这个好啦!”
“你还是叫我卡米尔吧”
“卡米尔啊~我还是觉得雷鸣好听,一听就知道是我雷狮的东西!”
“知道是你的东西,别人就不敢碰吗?”
“当然!在家里,没人敢动我的东西!我爸爸妈妈也是!”
雷狮昂了一下头,显得很骄傲。
“没有绝对,也许今天是你的东西,但明天就不一定。时间会将它没收”
“蛤?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时间。这不过就是一个抽象的东西罢了”
卡米尔看了他一眼,终于没有在看书
“我的确很了解。它并不是抽象的东西。因为你就在它里面”
“诶?!”雷狮有点蒙,他在时间里面!怎么可能?
“你在说什么!我在时间里?怎么可能!你可别开……”雷狮被打断了。
“我没开玩笑,你正在时间里面。我是时间管理者。”
卡米尔一脸正经,不像在骗人。但这样的话说出来论谁也不信。
“你没开玩笑?证明一下吧?”
卡米尔指了指书
“过来看”
雷狮看了过去,卡米尔解释道
“这本书就是一个家族的时间。一页是一天,它会记录也会控制……”
“总之信不信由你。”
“那你正在干嘛?”
“在找你从哪来。”
卡米尔的手终于停了下来,沉默了一会。长呼一口气,转头问道
“你想回去吗?”
“回哪?”
“你的家”
“蛤?你说什么啥话!我才不不想回去呢。回去还不如留在这”
“那你就留在这吧”
“诶?”
卡米尔拎起桌上的油灯,把书中间夹了一个书签后放回原位。
“七年。你只有在七年后才能回去。跟我来”
雷狮觉得有点悬,七年之后他都十八了好伐?那时候再回去,自家父母还认识自己吗?嗯,决定了,既然是这家伙让自己留下来的,七年后,打死不回去就行了。
这个鶸能有这么大一个图书馆,还愁钱?更何况他还自称时间管理者来头肯定不小!
嗯,就这样。
雷狮一边跟上去,一边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来想憋个大招一次性发出来的,结果快开学了,做不到。反正七年呐,慢慢看他们发糖,我们吃糖牙疼吧꒰ᵕ⑅̆ᵕ꒱

花店

*有点童话的意思
*cp为雷卡
*此卡非比卡
*意识流(???)世界架空
*凑合着看吧,我这文笔
*是刀是糖自己判断呐


“你们……从哪来?”
摆在店铺窗上的铃兰鼓起勇气开口问道
“从哪来?真是一个奇怪的问题呐。”
车矢菊摇了摇自己的叶子回答道
“我叫金,来自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小村庄!那的街道上每天都能传来人们祷告的歌声,那的姑娘高挑漂亮的都像练过芭蕾舞的演员……总之很美!”
“真好,那的人一定很喜欢你吧!”
铃兰说着,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
那样子就好像他听见了街上的歌声看到了跳舞的姑娘
“诶?还好吧,不过姑娘们会用我来占卜看她们是否会与命中注定相遇”
叫金的车矢菊对铃兰的问题感到一丝不可思议
“你的身份很尊贵啊”
铃兰似乎在自言自语
“你们呢?”铃兰看向一对可爱的玫瑰花兄妹。
“我们?”较大的姐姐开口了
“我叫艾比,这个衰仔是我弟弟叫埃米”
“我们来自于一个普通的花棚”
叫埃米的弟弟也开口了
“不过说到尊贵,我们的哥哥姐姐们可是都被做成求婚的花束呢!”
艾比补充道
“姑娘们全都很开心的接受求婚,听爷爷说这都是我们的功劳!”
姐姐和弟弟都很骄傲
铃兰在一旁点点头。
………………
“那么,你呢?渣渣”
在各式各样的花争相回答完之后,嘉德罗斯问出了这个问题。
所有花都看向这场讨论会的发起者——窗边的铃兰。
“我……我叫卡米尔”
他顿了顿
后面一个答句就像是卡在喉咙里一样无法说出,只能干张开嘴巴,他的头越埋越低,双手紧张地握紧自己的花瓣。
良久,他终于吐出声音
“我………我……我来自墓地”
他用了自己最小,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回答
但很明显,他的这句话。在场的所有花都听见了
他们的神情有点不自然
“真可怜呐,听说那里气氛阴森,夜晚更是可怕”
安莉洁感到有点害怕
“没有人会想买没有高贵血统的花,更何况他来自墓地”
并蒂的姐妹互相耳语。

“所以他才会被放在窗台,而不是柜台吧!”金突然说
“……唔,对不起。我并没有恶意”
看见铃兰不太好的脸色,他赶忙道歉。
“没事”
场面有点尴尬,谁都没有多说一句话。
都自顾自的打理自己的枝叶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去,
金被一个紫眸白发的少年买走。
嘉德罗斯被进店的一对红发和绿发小情侣买走。
花儿们在这家店里来的来,走的走
但,关于铃兰来自墓地这件事
却成了到这里的花皆知的“秘密”
铃兰依旧被放在窗台上
看着花店店主雷狮略带疲惫的睡在床边的躺椅上,时不时喃喃自语些梦话。
卡米尔无聊时会听一下,无非就是关于死去的爱人可以再回来的事。
他会一边感慨怎么可能,一边帮雷狮撩起脸上的头发。
雷狮大部分时间是在午后坐在窗边泡一杯咖啡,拿一本书还有一块小蛋糕,但雷狮从来不吃。卡米尔有时还会悄悄地偷吃一点。
“真好吃啊”

他坐在花上,抹着嘴角的奶油回忆说到
他有时候还会明目张胆的坐在蛋糕上偷吃,反正人类看不见他。
有的时候,雷狮看书看累了,会看着他自言自语的发呆。
直到有一天,
一位年轻先生走过花店,
注意到了窗上的铃兰。
“老板?”
他喊到
“这盆铃兰怎么卖?”
令他意外的是,
老板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
“不卖”
几番询问后,雷狮的态度很明显的摆在那
不·卖!

就差把人家扫地出门了

年轻的先生很惊讶

“为什么呢?能告诉我原因吗?”

竟然有人要窗边的铃兰!
店里的花儿都纷纷好奇地观望
就连有点枯萎的满天星都抬头张望
听到雷狮一次次的拒绝后男子的问句时
他们一个个的立刻都竖起了耳朵

雷狮紫色的眸子看向窗边的铃兰,
而卡米尔就坐在花盆边上冷不防撞上了雷狮的视线。
雷狮眸子里刚才被反复询问时的不悦在看到铃兰后,只剩下了温柔。
雷狮沉默了良久,开口道
“因为他是长在我爱人的墓上。对我来说”
雷狮轻轻走向窗边,低下头,静静抚摸着铃兰洁白的花朵。卡米尔可以感觉到他在抚摸自己的脸,真的很轻,轻的像在亲手抚摸自家爱人熟睡的脸。
“这世上在没有比他更珍贵的花”
此时,房间里所有的花都沉默了。
卡米尔还是静静地坐在花盆边上,晚风吹着,铃兰的枝叶挡住了他的表情,而铃兰娇嫩洁白的花朵垂下滴滴露水。
卡米尔的脸上露出一丝微弱的笑容
我全都想起来了,大哥
可惜,他并没有说出来


夜晚,傍晚造访花店的少年成功的在小镇的墓地里找到了雷狮
“安迷修,你说卡米尔真的只拥有铃兰的记忆了吗?”
安迷修没有回答,只是又问出一个问题
“你能看见他,对吧”
月光轻轻的撒在大地上,柔和的照亮了墓上的字
“爱人卡米尔之墓”
良久
睡在墓前的雷狮起身拍拍身上的土
“嗯”